第两千三百八十八章 大结局 千灯之约(1/2)

斩杀金绝之后,林云浑身轻松,这一缕因果缠在身上太久了。

“话说你在魔门是不是太刻薄了些?”小冰凤突然道。

金绝杀了也就杀了,可林云在魔门处事,给小冰凤的感觉却是极为霸道。

这与林云平日性子完全不一样,从魔门出来之后,小冰凤心中就有疑问。

林云平静的道:“并非我刻薄,而是身处魔门,你手段必须强硬。我问你,安流烟不过一个未入帝境的女子,偶然得到传承,坐在了魔门之主的位置上,四大帝境如何会服她?”

“最重要的是,当日剑宗师尊渡劫,他们派人来助我,可却趁机让安流烟答应他们不在与我相见,这不是趁人之危嘛?”

“魔门中人畏危而不怀德,一味施恩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我很清楚这帮人的性子。”

降临昆仑以来,林云打过的交道的魔修很多,残云星界早就有所领教。

小冰凤道:“原来如此。”

林云淡淡的道:“而且他们很可笑,觉得我接近安流烟会顺势掌控魔门,这格局实在太小了点。”

他对魔门已经足够仁慈!

林云非嗜杀之人,可真要杀人绝不手软,他入魔门仅仅只是打伤一名帝君,以示惩戒罢了。

接下来时间,林云在天下圣地游历,与各大帝君进行武道上的交流或者讲学。

藏剑山庄、天龙寺、冰雪圣殿……这些不朽圣地被他一一拜访,来印证自己的武道感悟。

两个月的时间过后,天下圣地都被林云走了一圈,他收获良多,十品剑意愈发强大。

“现在去哪?要回剑宗或者天道宗了吧。”

小冰凤知道林云念旧,入葬神山脉前肯定会去这两个地方,再见一见那些故人。

“去天香神山。”

林云平静的道。

“啊?渣男,你要干嘛!”小冰凤反应过来,这家伙肯定是去见圣长老木雪灵的。

林云苦笑道:“我不干嘛呀大帝,作为昆仑最神秘的圣地,我肯定走一趟。”

“你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你就是去见木雪灵的!”

“害,真不是。”

“信你才怪!”

不管林云如何解释,小冰凤都不相信。

事实也确实如此,林云来到天香神山后,见到的第一人就是木雪灵。

木雪灵风采依旧,见到林云颇为欣喜。

林云笑道:“我来看你了。”

木雪灵美眸中闪过抹流光,旋即笑道:“那我带林公子走走。”

“乐意至极。”

林云笑了笑,将剑匣放在山峰上,便随木雪灵在天香神山走闲逛起来。

“啊啊啊啊!”

小冰凤在紫鸢秘境中气的不行,小拳拳不停捶打着梧桐神树,殴打渣男。

但事情也没有小冰凤想得那般糟糕,林云和木雪灵确实是在闲逛,除此之外,讨论最多的就是音律之道。

以往都是来去匆匆,很难闲下来去看风景,偶尔一回首发现木雪灵,确实有一种罕见的宁静之美。

在林云认识的诸多女子中,独此一家,再无分号。

“那是?”

当来到墓山时,林云又一次见到了神龙女帝,她恢复了年轻,白发也变成了青丝,甚至修为都重新回到了帝境。

木雪灵道:“圣主替她恢复了伤势,她现在很宁静,每天夕阳落下时都会来南帝墓前坐一坐。”

林云松了口气,道:“我其实挺内疚的,若是可以,并不愿意将她从半神之境斩落。”

这是实话!

神龙女帝半神之境的实力,对昆仑是一大助力。

但女帝执意要交手到底,林云别无选择。

在天香神山林云没有待多久,只留了一个晚上,就带着阵阵余香而去。

“你身上为何这么香?”小冰凤怀疑的道。

林云装傻:“有吗?”

“有!”

小冰凤笃定的道:“你肯定瞒着本帝干坏事了,呜呜呜,渣男,还说你啥都没干。”

“走啦,走啦,我们回剑宗。”

林云无奈苦笑一声,一路上都在好言安慰。

在剑宗林云见到了叶梓菱等人,他将自己剩下的万年圣药和诸多天材地宝,全部交给了叶梓菱赵岩等人。

还有自己的剑道感悟,全无保留的传了下去。

之后见到夜孤寒,将画卷和两枚印章交给了对方,夜孤寒慎重的收好,神色复杂。

“封珏师兄呢?”

林云好奇的道。

他在剑宗其他师兄弟都见到了,包括剑惊天也见到了,唯独没有看到封珏。

夜孤寒笑道:“你还不知道吗?封珏师弟成圣了,他一朝成圣就掌握了七品剑意,实力突飞猛进堪称神速。”

“师尊将他带在身边亲自教导了,嘿嘿,师尊当年说的确实没错,封珏师弟是大器晚成,我看他要不了多久就会成为大圣了。”

林云稍稍一怔,旋即笑道:“我总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话说,我两位师娘呢?”

林云忽然想起什么,笑道:“师尊到底咋处理的?”

夜孤寒眨了眨眼,笑道:“你猜?”

“这我如何能猜到。”林云苦笑道。

“在一起啦!”

夜孤寒敲了敲林云的头,笑道:“剩下的别多问了,你脑补一下就好了,师尊的私事,我们可不能多说。”

林云捂着头笑道:“那我便宜师傅呢?”

夜孤寒道:“龙恽啊,他去神龙天墟了,想要在海外一雪前耻,顺便寻找自己的成帝机缘。”

最终,林云在剑宗待了三天之后,与夜孤寒一道前往天道宗。

故地重游,林云感慨良多。

当年夜倾天的故事,现在想来竟恍然如梦,给他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夜孤寒眨了眨眼,笑道:“咋了?我们的圣女杀手,不记得自己在天道宗做的事情了。”

林云反驳道:“我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