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要举多久?”

凯由看着在场中央保持这个碉堡姿势足足有半柱香的阿谁,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一阵夜风吹过。

解师傅:“……你别打算我给她的计时行不。她快要超记录了!这是历史性的一刻!”

阿谁:“……”

其实以目前的情况来说,阿谁他们的速度已经不比阿q还有四郎慢上很多了。之前那一轮的时间落差不存在了,而当这种距离不存在以后,阿谁才真切地发现阿飞和凯由的速度简直是出神入化!

刚才阿q的速度还被人鼓掌称好呢,这边阿谁一眨眼就发现阿飞和凯由早就已经将龙虾给盖上锅了,然后保持同一角度的抱臂站立。

那两张脸上分明就写了一句话——“哥煮的才不是龙虾,哥煮的是寂寞。”

阿谁抱着好不容易得来的调味酱,然后站在自己实现捏好的一团面粉前呆愣了很久。嗯……究竟是做这个好呢?还是做那个好呢?

就在阿谁还在纠结犹豫的似乎,另外一边的四郎眼尖地在人群中发现了解师傅,于是挥着手上的菜刀就喊——“解师傅!解师傅!我在这里!你来给我加油啦!真是太感动了!”

“……”

于是解师傅的整张脸就扭曲了。

“好!解师傅都到场了!说明小当家师傅一定在某个角落里看着我!现在可是现场直播!我的飒爽英姿一定映在了小当家的眼里……呵呵呵……光环哟!赐予我也无妨!邪恶的力量!休想再阻挠我前进的步伐!”

四郎一边挥着菜刀一边怒吼着。

“……”

解师傅:“几年不见,这家伙的脑子越发不正常了。”

阿谁:“……你是说从很久之前开始他就已经这样了?这么多年了,真是为难他了。”

阿飞:“据我推断,很有可能是在阳泉酒家的时候压力太大导致的。”

凯由:“……”

不想这边的一系列对话居然分毫不差地落进了还在做麻香鸡的阿q耳朵里。于是三好少年愤怒了,扔了一把菜刀就过来——

“胡说!从及第师傅手里出来的何止这样!你们太小瞧及第师傅了!”

“……”

与此同时,远在广州的及第师傅忽然间捂了捂膝盖。

嘟嘟回头看着自己的父亲,“怎么了,爸爸?”

及第摇了摇头,“没事,就是感觉膝盖像是中了一箭。”

阿谁觉得自己至今居然还保持脑海清醒实在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

是的,清醒。

那边主持人还在实况转播着阿q和四郎那边的情况,因为他们那边的声势都非常浩大!在一片亮得灼人眼球的火光中,在一众人群的叫好声和鼓掌声中,阿q和四郎那两边的节奏却是渐渐变慢,然而无数的火星子在他们眼前喷发!

还有诱惑的香气。

这些无一不都是他们的焦点。

而阿谁他们这边则逊色了很多。

没有过多的动作,也没有什么油沫子溅得花光四射的仿佛是放烟花似的。

当然,阿飞和凯由没有什么太多的噱头效果,阿谁就更不会了。她的料理甚至都没有多余的热气冒出来。

而她的那罐子调味酱也还没有动过。

解师傅看在眼里,觉得非常奇怪——这是要做什么?

“请还滞留在观众席上的群众注意!刚刚接到上海队的选手的提醒,说他现在要将整只鸡拿出来了!在这个瞬间,他要我们做好防护工作,离他远一些,以免被热油溅到!这还真是奇迹啊!”

主持人忽然吼道。

……这算什么奇迹啊?话说到底是怎么样的鸡才能在捞出来的时候把油溅得满地都是啊?!这不是鸡!再说一遍!这不是鸡!这是一场谋杀!是一件投毒案!所以需要防毒面具!是的!一定是这样!

“好!那么我要开始了!”

阿谁一直记得那天的夜空之上的月亮很亮很圆,月色挂满了树梢,凉了睡意,安了人心。阿q的表情兴奋极了,捧着他的鸡活像捧了五百万软妹币,并有持续升值的效果。

他炒的不是鸡肉!分明就是外汇啊!!高科技啊!!

然后,在这样宁静、忧伤的瞬间,在四郎骂骂咧咧地指着阿q说一定是他更加快的时候,在人群都群魔乱舞的那一刻……

有一道熟悉而优雅、美丽而沉静的声音响了起来。她举起了一双在月光下苍白细腻的手掌——

“评审官,我们完成了。”

……

…………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下一个瞬间,四郎砸飞了手上的锅铲,然后一把扯住离他最近的一个家伙就拼命摇晃了起来——“她明明上一刻还在洗蔬菜呢!怎么会下一秒就好了?!这不是真的!!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为什么她洗个蔬菜,完了四郎就不相信爱情了?

这其中有什么逻辑关系么?

阿谁皱了皱眉,认真地思索着。

是的,就在刚才,以阿谁为代表,广州队的三个人已经全部将第二轮的料理给完成了。在地球撞火星的瞬间,他们的菜便被摆到了中央的大桌子上。

阿谁就这样站在最前面,而后面的两个男人则一左一右地落在她半步之后。

“我们的第二轮料理主题是——龙虾。”

这下,全场人都愣住了。

和四郎所咆哮的一样,阿飞和凯由自然不必说,速度那绝对是一等一的。如果不是第一轮出了那些意外,他们毫无疑问也是第一个完成料理的。

只是那个姑娘……刚才的确是在洗蔬菜吧?是啊……看哪,那生菜叶子分明还是生的呢,怎么就给端上桌了呢?简直是胡闹!

而站在外围的解师傅也忍不住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然后低头开始分析起来。如果现在小当家也在就好了,有人一起讨论的话,一定能更快揭晓谜底。

阿谁做出来的东西……总是能给他们带来惊喜。

“噢?速度很快啊……”

大人们又从高台上走了下来,然后微笑着看着前头的阿谁。自从第一轮之后,他们这些评审官之间也很关注这个现场唯一的女选手。

看上有些娇小,行为也有些怪异,做出来的东西更加怪异。

而对面的阿谁并不知道这些大人们在想些什么,只是回头看了看在她身后半步的阿飞和凯由,然后立即也往后退了一步,“喂,你们往前点啦。”

阿飞和凯由还没来得及有反应,只听后面传来了两声吼——

“我们也完成了!”

阿谁回头就见阿q和四郎在各自话落的一瞬间立刻斜眼相向——在空中闪出了热烈的火光!

真爱啊!

“啊……这下可有点糟糕。要是小当家在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