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那三个人对着什么双眼直发光呢?”——不明围观群众a。

“不知道啊……鸡蛋吧?”——不明围观群众b。

“不可能吧,一定是五花肉!连名字我都替他们想好了,就叫‘七日断肠红烧肉’!”——不明围观群众c。

而事实上,阿谁和阿飞还有凯由盯着的食材并不是鸡蛋,也不是什么五花肉,而是在水池里爬来爬的红色大龙虾!

现在是夏季,靠海的大龙虾最为鲜美肥嫩。

有时候做菜,并不都是纯靠手艺的,还有时间。当季时鲜什么,怎么样合理利用,才是制胜的关键。

“既然大家好像都没意见,那么,我们的食材就决定是它了。”

说着,凯由第一个走了出,来到了池塘边上。

阿飞也刚想踏步出,却感到自己的衣袖被人一下子给扯住了。回头就见阿谁死死瞪着他,街了半天挤出一句——“能不能……帮我的那份也给抓了?我有点怕它那剪刀手。”

阿飞:“……”

而与此同时,与人群沸腾的主会场不同,在街道的另一端,从大路上走来一个风尘仆仆的人。但此时的人们都没有注意到他。

于是,他走着走着,顿住了脚步。

“那个……大婶,我问问,那边是不是在进行厨艺比赛?”

那人此时叫住了一个同样站在街边的大婶,揭下自己头上的斗篷,问道。

“是啊。小伙子外头来的吧,消息倒是灵通,这比赛架势可大啦,大家伙现在有事没事就往这儿跑,连带着酒楼和客栈的生意也红火了不少。听说这次还要通宵呢,我这个老太婆都舍不得睡觉了。”

“那……进行到哪里了?”

那人有些紧张地迟疑道。

“第一轮刚刚结束,要进行第二轮了。这比赛可好啦,他们做完后,我们还能上尝尝呢。”

大婶明显对此很是满意。

“结果……第一轮结果如何?”

那人更加紧张了。

于是大婶有些奇怪地看了看他,“北京队最高分九分,广州队和上海队同分八分。”

下一秒——

“什么?!这不可能!大婶你一定是在骗我!一定是的!就凭四郎那家伙的伎俩怎么可能拿到比阿飞还要高的分数!这不科学!不……不对!”

那人激动地叫道,然后在半途又停了下来,撑着下巴深思——“难道是四郎提前就问了小当家过关绝招?嗯……一定是这样……毕竟四郎的智商太过拙计。”

赛场上的四郎忽然就打了个喷嚏——“奇怪?难道是背后有人说我?”顿了顿,他裂开嘴笑了,“一定是第一轮我表现太出色了,有美女粉丝在想我……呵呵呵……”

趁着凯由和阿飞两个大男人在努力捉龙虾的时候,阿谁则是又埋头翻起了他们带过来的那个包袱。

阿谁算是发现了这个世界的一个真理——秘密武器永远出在自己随身携带的小袋子里。它有可能只是一块石头,有可能只是一颗豆,更有可能只是一粒米。

可是……等等!

怎么找不到了?不会是……没带吧?

一想到这种可怕的可能性,阿谁就将冷汗留得和黄果树大瀑布似的。

“你还要在这里蹲多久?”

凯由回来就见阿谁浑身僵硬地蹲在地上,姿势保持不动,活像一雕塑。

阿谁:“……嘘,再让我蹲会儿。”

阿飞跟在后头,一见阿谁的这幅架势就知道她毛病又犯了,于是洗了洗手,一把将她半拉半抱地给拖了起来。

阿谁顿时惊醒了,一时间有些尴尬。因为阿飞是将双手放到她胳膊下面的,他没有很用力,但是……似乎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

仿佛也是感觉到了这一点,阿飞立刻收手了,然后拼命捂着下巴,渐渐地又开始捂着嘴巴,最后恨不得捂着半张脸——

“你……在找什么东西?”

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和平时一样,但仔细看还是能够发现阿飞的耳朵有些微微发红。手指尖上那种柔软的触感怎么也挥散不……

“我……我……是在找东西……”

憋了半天就憋出这样的一句话,阿谁觉得自己再阿飞面前简直丢脸到家了。

不过在一旁的凯由显然没有发现他们之间的问题,只是低着头看了看那个包袱,接着对阿谁道,“你……不会是漏带了自己的调味酱了吧?”

是的!!

这都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