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要不要派人前查探一番?下面的两位选手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他们会不会有事?”

当地的守卫官看了看时辰,于是上前对着上座的大人们打着报告。

众人不自觉地将注意力放到在一边打着呼噜的包大人身上,因为那两个毕竟是他的人。包大人一见众人都望着他,于是正襟危坐——

“其实吧……听说特级厨师都有一个特技。呵,这你们就不懂了。”

众人:“……什么特技?”

包大人:“这还用说么?!听说过史上最年轻的特级厨师……对!就是那个刘昴星,他小时候啊,还没出名的时候那个活蹦乱跳啊,断崖采采蘑菇啊,深海捉捉鱼啊,那简直是小菜一碟!”

众人恍然大悟状。

包大人:“都那样的高级特技动作了……他有出过事么?没有啊!为什么啊?因为他是特级厨师啊!有金光附体啊!你们的,懂了没?”

众人:……不是啊,你自己不都说了那是他小时候么,那时候还不是特级厨师吧喂。你糊弄我们呢。

而底下的四郎听了这一席话后顿时跳脚——“这人比我还能胡扯,此等宫里着实深不可测……”

到头来究竟是阿q少年最为靠谱,直接指挥了几个龙镇酒家的汉子就吩咐他们找人。

“是的,大王。好的,大王。”——汉子们。

“仔细一些,现在天色渐渐黑了,过的时候点叙烛。一有消息就汇报给我。”

“是的,大王。好的,大王。”

“……叫我少爷。”

“是的,大王。好的,大王。”

“……”

那边的汉子们刚要出发,忽然人群处响起一阵骚动。只见天色的黑白交替阴影下,一人背着另一人正缓缓从林荫小道上稳稳踏步而来。

他的身上有些污泥,身后那人也是,就连脸上也有些脏兮兮的。不过当先那人依旧眼神镇定,极具力量。而背上那人却紧紧拽着一个篮子,此时一声不响地趴在他肩上。

“阿飞!阿谁!”

阿q和四郎都有些激动地望过,而在那些人的背后,还伫立在料理台前的凯由却是连头也没有回,只是握住刀的手停顿了。

“放我下来吧。”

阿谁见到他们已经走到了人群密集处,于是轻声在阿飞耳边说了一句。

不知是不是因为没有听见,阿飞又走了一会儿,然后等下了台阶,才将阿谁放下。然后下一秒就捂着下巴,接着捂嘴,最后恨不得捂上半张脸。

“阿飞……”

阿谁刚想叫他,回头却见阿飞已经以光速回到了料理台前了。

……我是想说,我们一起洗个手吧。不洗手就做菜这多不健康啊……还有人敢吃么?

不过,刚才一路走过来,阿谁明显感到了自己心跳过快、呼吸急促、肌肉僵硬等不良临床症状。于是再转过头仔细看阿飞——

……即使他做菜不洗手,她其实也愿意尝试吃下的。

“就为了采这些菇?”

在阿谁也回到料理台后,凯由再也忍不住了,转身就扒拉着那个篮子皱眉不悦道。

“这种野菌菇很难得的,色泽也非常好,一看就比食材场里的新鲜多了……茶树菇、金针菇、秀珍菇、凤尾菇……”

对于菌类食物,阿谁简直就是手到擒来、如数家珍。比如金针菇号称世界上最坚强的食物,秉承着怎么进怎么出的坚定原则,贯穿古今中外,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热爱!并在今年荣登了最奇葩食物top10,真是可喜可贺。

另一方面——“这个……毛头鬼伞?”

凯由看着阿谁篮子里的一种灰黑色的菌类,眉头越州越紧,“这个是有毒的!”

说着,便有些不满地看了一眼洗干净手后在处理料理的阿飞——“她不懂这些,你还不懂么?”

不想阿飞还没答话,阿谁就开口了——“这些都是他替我采的。还有……”

说着,阿谁蹲□子将这些野菌菇清洗起来。

还有……你曾经教过我的。这种毛头鬼伞虽然是有毒的,但是只要在白天的时候采下,天黑的时候用开水浇灌、洗干净,毒素就会掉了。

……这混蛋失忆了么喂!!

另外,阿飞你也太淡定了吧……

“看来虽然广州队这边虽然两个选手从森林里平安归来,但仍是落后了其他两队很多。可即使是这样,他们还是不急不慢地处理着料理。比如说兰飞鸿选手,他在雕花。他还在雕花!他不停地雕花!此时此刻,他再也不是厨师了,他已经是大卫科波菲尔了!”

“……”

主持人你这样穿越真的可以么?

不过很快,主持人就将他的魔掌伸到了阿谁这边——

“还有这位打杂少女!刻苦坚毅、努力向上!不甘只沦为打下手的!积极向厨师这一伟大的职业发起了挑战!话说回来……这位姑娘似乎有些眼熟啊……”

“……”

真是够了!能不眼熟么?!皇上你不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饺子大赛了么?!

正恶狠狠地切着菇,阿谁就听对面传来了一声——“这边,冷菜完成。”

其实阿q也并不是一个人在单打独斗,和阿谁、阿飞还有凯由的阵营一样。阿q和四郎那里也都是以三人为一小组。这不仅要三人之间的默契,更要保持差不多的速度,并且做的菜之间要有有契合感。

契合感……他们这边为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