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很久以前,阿谁就对嘟嘟说过,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赚点小钱开个小店。然后当个甩手掌柜,天天抱着娃晒晒太阳,晚上就跟丈夫热炕头。

那时候是她失忆时候的事了,在她恢复记忆后,她觉得这条目标实在太难达成了。因为凯由不会放过她的。

因为她怀揣了他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用凯由的话来说就是——“我还没有完成将你培养成邪恶出色的新一代黑暗料理界boss,带领着汉子们走向毁天灭地的未来,你怎么就凯由擅作主张地离家出走?”

不过这种话,在凯由被小当家给打败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他的话变成了——“总有一天你要代替我干了菊下楼。”

“……”

可惜的是,事实总是残忍的,人菊下楼生意越来越红火,连带着阳泉酒家也依旧客源不断。而只有不见光的黑暗料理界在不断落寞……

凯由先生用自我牺牲的精神向我们阐述了——害人终害己,争斗累觉不爱,施主回头是岸。

总的说起来,凯由年轻的时候也是个中二份子。一定要有个人过来踹他脑袋一下,说不定也就醒了。

所以此刻阿谁看着不声不响的凯由,忽然心里就安宁了不少。

从之前到现在,其实凯由也没有做什么坏事,他只是一心向恶,马克思列宁荼毒太深,总以为社会主义拯救一切。

“喂,你是不是故意的?”

阿谁洗了洗手,刚从一个考生那里拣过菜,然后回到阿飞身边,撇了撇嘴说道。

“什么?”

“叫他们配合我的鸡蛋灌饼做料理啊……你是不是还在气我为什么那么听凯由的话?”

阿飞闻言一愣,就在这时,一旁又有个考生冲阿谁挥手——“妹子,能帮我再拿一筐苹果来么?”

“好咧!”

将衣袖卷了上,走进食材场的一间专门堆放水果的小黑屋里,有些困难地挑着苹果——光线实在是有需暗。

“阿飞,能过来点个火么?”

阿谁刚回头就见阿飞已经站在了门口,居然不知何时跟了过来。

仅剩的些许光线被他的身影挡住,就在这样的一个狭小空间内,让阿谁感到有些不安,“你……不用坐镇?”

“还有小当家呢。”

“噢……”

虽然这样应着,但是阿谁的心里却是在嘟囔——小当家简直就是万能的,考试作弊全靠他啦!

“其实……的确有一点。”

只见阿飞捂着下巴,微微垂下眼眸道。

“什么?”

阿谁回头瞪着眼睛看了一眼阿飞,手里的苹果有些冰凉。

阿飞这回却是直面她,一双微蓝的眼睛在晦暗中显得意外明亮。他的声音依旧低沉,“你之前问我的……是不是生气。我……想了想……似乎的确有点。”

原本握在手里的苹果就这样滑了下,阿谁像是没有挺清楚似的,脑筋忽然就有些糊糊的,“为什么?”

“这个……”

阿飞像是遇见了很难办的事情一样,一手插着口袋,一手捂着下巴认真地思考起来。他思考的样子很好看,几缕额发会微微遮住眼角,睫毛微微颤动。

过了一会儿,他微微动了动嘴唇,然后忽然走近阿谁的身边,缓缓俯身看她——“不知道。”

“……啊?”

“我也不知道。但是如果像这样很近地看着你,我就会觉得……”

后半句话他没有说出口,而是再次直起身子,更加苦恼地微微侧过脸。

……他……没事吧?

这种气氛实在太尴尬了。阿谁得出这种结论后居然发现自己的指尖在微微发颤,心口一跳一跳的——糟了!是不是中毒了?!

“我说……你们要霸占这间屋子多久?”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传出了一声有些冰冷的声音。

阿谁回头就见凯由不知何时已经倚靠在了门栏上,然后挑眉看着他们,眼底却是低沉的一片死潭。

“啊!你要用?那我出了……”

随便挑了几个苹果就抱着篮子要出的阿谁只在与凯由擦身而过的时候悄悄看了他一眼,竟然发现这次凯由没有看向自己。

第一次。

第一次没有看向自己,而是一直不动声色地看着还在门内的阿飞。

唔……我再一次相信爱情了!

“啊!阿谁你回来了!你快过来看!这次有几个考生真的很不错,很有意思!”

刚回到高处的看台上,阿谁就看见小当家正兴奋地冲自己招手。阿谁笑了笑,走过——这个特邀嘉宾的位置真是好啊。什么事都不用做,一边看人比赛一边吃料理还有上好龙井能泡一壶!

哎……这个世界的顶级公务员待遇——传说中史上最年轻的特级厨师是也!

“阿谁你看那个,就是让你那苹果的那个,在做苹果羹!很好的创意啊!用苹果的香甜衬托出汤羹的细腻味道,再配上香喷喷的鸡蛋,味道说不定真的不错!”

啊……似乎真的很好吃的样子啊……

“还有那个!居然在做锅巴料理!看样子是想用锅巴将你的鸡蛋灌饼包裹在内,然后在入口的一瞬间将香脆的美味发挥到极致!”

呜哇……是锅巴啊!走遍大江南北无敌手的锅巴啊!怪不得他还没做好我就隐隐感觉他身后已经有爆发宇宙黑洞的沧桑感了!!

“最南边的那个!豆腐花啊!豆腐的香味还有葱花的香味……看上挺普通的,但是在他捉龙虾的时候还是被我看出来了!用虾脑调味!用虾肉剁碎放进!还有紫菜、榨菜、酱瓜……”

上帝玛丽苏啊!!!那豆腐快要冲破山石变成一条白龙了!!!它咆哮了!它真的咆哮了!!!已经进入超级赛亚人三的阶段了么?!!没有人可以阻止它了么?!!

小当家:“……阿谁,是不是你的肚子在叫?”

阿谁:“那一定是你的幻觉。”

小当家,疑惑脸,“……是么?”

阿谁,尔康脸,“必须是的。”

斗味场里是四周环绕城墙的,像是一个密封式的大舞台,灰色的墙和渐渐低沉的灰暗光线形成一种很让人压抑的气息。

看见阿飞和凯由从小黑屋里出来的时候,阿谁免不得微微舒了口气。

她其实是很疑惑为什么凯由会来参加这种考试的。对于这种东西,凯由应该是很不屑的才对。他甚至讨厌关于小当家他们这伙人的一切。

难道是为了来抓她?

不像啊……要抓早就被非主流兄弟给绑走了……

阿谁还在想着,那边斗味场的大门忽然就被强行打开了——

只见一排官兵冲了进来,首先对小当家和阿飞示意——“两位评审官,恕我们冒昧,县官大人吩咐我们来这里缉拿犯人。”

一时间,就连原本全神贯注做料理的十名考生都愣住了——这里可是特级厨师的考试现场啊!多神圣!多光辉啊!怎么可以挑这种时候来抓什么犯人呢?还有……他们这里怎么可能会有犯人呢?论厨师成为强盗的一百十八种可能性。

面对阿飞的审视眼神,即使是官兵也一下子有懈不住。

广州省的特级厨师考试是出了名的严格,而且规模很大,每次都吸引全国各地无数厨师跻身前来。所以一般的广州省官员都会在那一天维持地界内的安全,大家也都会很兴奋地等待新的特级厨师的诞生。

所以这些官兵都有些尴尬,但领头人还是站了出来——“这里有一个伤人并且骗取他人私有财产的恶劣份子,我们奉命行事,还请评审官大人见谅。”

“……伤人?……骗取他人财产?”

几乎是下意识的,阿谁看向一边的凯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