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好像挺有兴趣的样子?”

嘟嘟看着抬头望天不知道想些什么的阿谁问道,然后像是忽然醒悟一般跳了起来——“不会也想考特级厨师吧?!不行不行不行!如果的话谁来帮端盘子?!”

……喂喂喂,纠结的问题就只有端盘子么?的生意义就只剩下端盘子了么?

阿谁:“谁说要考那玩意儿了。考出那玩意儿有钱舀还是有房子住啊?”

嘟嘟:“……没有。”

阿谁:“那不就好了。可是讲究实惠的……”

对!实惠!什么是实惠?!

哈!那还用说么?!这个世界里富二代和官二代都弱爆了啊!群争先恐后地是要干嘛?!还不是要考那什么特级厨师么?!一证手,天下有啊!

既然自己不考,那别肯定要考啊!

考试最玄乎的是什么?考题呀!

现活生生的几个考官都周围……此种千载难逢的赚钱机会上哪里找啊?!赚大发了赚大发了……

嘟嘟:“……为什么忽然觉得的表情狰狞了好多。”

阿谁,括弧笑:“那一定不是的错觉。”

于是那天及第和阿飞回来时就见阿谁屁颠屁颠地给他们每泡了一壶茶,外加一份鸡蛋灌饼。

阿飞倒是没有什么反应,盯着那壶茶盯了好久,然后才缓缓喝起来。一喝就喝了底朝天,阿谁总觉得他的晚饭不用准备了。

只是及第忽然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回头就见阿谁笑容满面地看着自己。

阿谁:“及第师傅快吃呀!的鸡蛋灌饼可好吃啦!还是这壶龙井不合的口味?说,改。”

及第:“……”

“……是不是有什么事?”

阿飞舀起那块鸡蛋灌饼,然后放下,接着再舀起,最后又放下了。他紧紧皱着眉头,渀佛面前的不是鸡蛋灌饼,而是别落下的最新款三星盖世三手机。

被问到的阿谁直接一屁股坐到了他面前。

阿飞明显被愣了一下,然后身子微微往后。

阿谁:“听说要当特级厨师考试的考官?……想好要出什么题目没?”

“砰——”的清脆一声响。

只见及第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然后转过眼来看她——“……打什么鬼主意?”

“一听就听出来了吧?喂,难不成是想卖考题?”

解师傅阿谁身后坐着,此时舀起钢棍就往她背后戳了戳。

阿谁:“……”

她沉默了!她真的沉默了!这家伙脑子里一天到晚都想些什么啊?!这分明就是姑娘身汉子心啊0第师傅,这次再也不要放过她了!往死里打!

周围一干阳泉酒家的厨师伙计们内心都咆哮着。

其实她倒真不至于将考题全部泄露出。本来打算就提示一下收个几两银子什么的……也不算太过分。

可是看着众的眼神,那分明就是想咬的眼神。

这年头,想给开外挂都要请示上级。

“阿谁。”

忽然,及第开口了。阿谁顿时严肃了起来——这打死都不能承认啊!承认的话及第师傅这个面瘫怪兽一定会把自己给扔出的!

“如果是真的想体验一下特级厨师的考场的话,倒也未尝不可。”

“什么?”

“因为前几年的考试每次都费了很长时间,主审官们一致认为是因为缺少了手以至于浪费了厨师们太多的烹饪时间。所以从这届开始,考试的时候是可以有几个打下手的……”

阿飞一旁补充道。

喂喂喂……们不会是要打下手吧……们眼里除了端盘子就只能打下手了么……前一阵子还做饺子呢们都失忆了啊?!

结果阿谁抬头的时候还看见阿飞一脸诚恳地看着自己,然后说——“……如果真的很想,可以和李提督提一下意见。”

“……”

……论李提督之于本文的重要性,又名《满城尽是李提督》、《和大象还有李提督》、《没有李提督不幸福》。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

忽然,门外传出一声熟悉的声音。

对此反应最大的是嘟嘟,她几乎是整个跳了起来,回头就笑着奔过——“小当家!哈哈!”

只见刘昴星同志风尘仆仆地站大门口,微笑道,“阿谁的动作很利索,做一些简单的料理处理也很有经验了。考试场里需要这样的助手。”

阿谁:“……谢谢的夸赞,一点儿也不高兴。”

“是么?刚过来可就听说了的大名了。想不到这么些日子不见,的名声响亮到了广州省了,姐姐还说让把带回增加菊下楼的气呢。”

还是加玲姐好啊。

“算了吧,十全大师还说盘子端得太慢,拉低了整条街的速度呢。”

阿谁有些沮丧地说。

嘟嘟:“……那明显就是十全大师耍的吧。”

“会的吧……”

阿谁刚要转身继续洗盘子切菜,就被阿飞忽然拦住了。

阿谁抬头疑惑地看着他,“谁说要……”

“因为鸀茶馆那边说,凯由会参加这次的特级厨师考试。”

只见阿飞站她面前,身形高挑,微微低头看着她,整个的阴影就这样无意识地压着她。

他们从未面对面离得这样近过。阿谁甚至能够看见他棕色的眼睛还有秀挺的鼻梁,还有……嘴角边的鸡蛋碎片?

嗯?鸡蛋碎片?

“啊!吃过的鸡蛋灌饼了?!好吃么?!”

被阿谁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问倒了,阿飞只得呆呆地眨了眨眼——“……嗯。”

“看!连这个特级厨师都说好吃呢,还要打下手……刚才说什么?凯由也要?那不是也要帮他打下手?还是不要了……”

“……”

阿飞小心翼翼将嘴巴的碎片抹,一只手捂着嘴巴,“……真的不?”

阿谁忽然转过身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很希望?”

阿飞还没回答,阿谁便转过头——“那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