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历经两天两夜的大战彻底将阿谁的名号给打响了。

据不可靠消息透露,当晚鸀茶馆老板娘的写真集就卖出两万份,并且各个书报门店均表示供不应求。

对此,当事的反应是——“……说真的,们的科学技术太发达了。”

不过再怎么发达,这个世界也还是没有精算师这种高级职业的。所以当她听见主持咆哮着吼出阳泉酒家和鸀茶馆的盘子数量时,她还是懵住了。

夜里的风还是很凉的。

很多都是这样站那样的风里,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个从外乡来的黑发男子了哪里。

阿谁只是之前用视线群里寻找了一圈凯由,确认他不自己身周五米之内便没有再关注。而等现再想关注的时候,早就已经寻找不到他的身影了。

“一数之差!只有一数之差啊!这个故事告诉们不能随便放弃任何一分一毫,不然很可能关键的时候就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主持继续咆哮——阿谁觉得他应该很需要金嗓子喉宝。

但是,也只是这样想想而已。

阿谁看了一眼台上,不说任何话,然后就转身回了。

“一数之差!鸀茶馆惜败阳泉酒家!阳泉酒家再次蝉联广州省第一的龙头老大地位!势不可挡!让们再次期待……”

喧嚣声渐渐远,阿谁有些疲惫地往小路上走。

月光的阴影下,不知何时凯由早已等候那里,见到阿谁走过来他便睁开了眼睛。

阿谁的脚步顿住了。

……现最不想看见的就是这家伙,拜托能不能变成皮球滚得远远的啊?

答案明显是不能。

“怎么样?再次失败的滋味如何?”

“嗯……”

阿谁应了一声,想了一会儿道,“犹如万马奔腾心肝脾肺肾上来来回回踩了七七四十二遍,这种想要现就冲到街上找个揍一顿的感受想并不了解。”

“呵,不了解么……”

凯由自嘲地笑了笑,然后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她,“错了。相反,非常了解。当年败小当家手里的时候也是恨不得就这样掐死他……知道那种绝望……所以,呢,也绝望了么?”

……这个死变态。

“有点。”

阿谁还是老实地点了点下巴,“或许真的没什么天分。”

听到这句话,凯由不自禁地哈哈笑出了声——“既然没有天分,那为什么还往这里走?不该是要回阳泉酒家的,应该回到这里来的。”

回哪儿关屁事啊。

阿谁很想这么回答他。

但是事实上她只是摇了摇头,“只是过收拾的行李的。很满意吧?”

还没等凯由的回答,她又继续道,“只是也没打算回那边。鸀茶馆不是的,是买下的,和一点儿关系也没有。顶多再回摆摊卖鸡蛋灌饼,等存了点小钱就请卖,再多点钱了,自己租个摊位……然后越做越大……最后找个可靠的温厚男嫁了,生个大胖儿子……”

阿谁一边说,一边走着,与呆愣那边的凯由擦身而过。

凯由听见这邪,无意识地就想要伸手扯抓渐远离他的阿谁,但是他扑空了,因为阿谁已经离他有些距离了。

“沈竹晰!”

他回头叫了一声。

“什么?”

“其实……是动的手脚。把盘子往阳泉酒家那里多放了一个。”

静默了很久,阿谁终于转过身看他。

用一种“脑子有毛病吧”的怪兽眼神看着他——

“……凯由,以后记得骗的时候稍微富含些感□彩行么?就算是真的,时间倒退重来,难道还要因为平局和阿飞再来一次比赛么?当是超?”

“只是个女。一个无知又任性的女。真想一把掐死。”

凯由后来对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真的有被吓到——那种变态无所不能。所以她步伐更快地走向灯火通明的阳泉酒家。

阳泉酒家的后院里大概是开庆功会?

&n

bsp;至少阿谁是那么认为的。

因为里头热热闹闹的不知做些什么,于是她想要叩门的手顿时缓了下来。

“干什么?”

“啊!”

阿谁微微缩了缩脖子看向身后的影。

“啊……阿飞……早啊……”

阿飞:“……现是晚上。”

阿谁:“……”

阿飞看了她一会儿,然后率先迈步进——“进来吧。外面风有点大。”

完成从竞争对手到狐朋狗友的蜕变过程,阿谁只用了一分钟不到——

“十全大师!再干!喝完!随意!”

“哟呵呵……咯……好!”

此时阳泉酒家的众就这样一片落叶秋风中默默地看着坐大桌边上拼酒的十全大师和阿谁——喂喂喂……这哪里是姑娘家,明明是汉子啊!

“及第师傅,怎么办?敌方使用了‘酒桌上套关系’绝对必胜策略,方该如何应对?”

阳泉酒家的厨师师傅们一脸严肃地问道。

及第:“……”

“阿谁,不要喝了。”

不等及第有反应,嘟嘟一旁便看不下了,上前一把夺过阿谁的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