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走吧……

就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逃走吧!远走天涯……山无陵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然而,阿谁还是晚了一步——

“喂,你怎么来了?”

只见里头正情绪高昂的西师傅在看见阿谁的一瞬间便忽然温顺了起来,眼睛紧紧盯着门口的阿谁。

解师傅我能用面条抽死你么?能么能么能么?!不仅如此,还一定要用刀削面!

于是慢了一步的阿谁就只能这样呆呆地站在门口,被人群迅速围观。

“哟,原来还带了帮手。”

中年老板立即给阿谁进行自我定位,并且附赠挑嘴冷笑一幕、无情白眼一枚,最后必杀是——“即使是萌妹子,我也不会放水的!”

“……”

阿谁懒得说话,只是走过,将食盒放到阿飞和解师傅的桌上。然后那边的解师傅便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你做的?”

解师傅有些惊讶地问道。

“嗯。”

没什么表情的阿谁。

“你居然会做这么正常的炒青菜?!这不可能!”

“……”

抽死他吧……用双层刀削面……

“第一,这是十全大师让我做的,第二,不是做给你吃的,第三……好吧,它的确不是正常的炒青菜……”

回想了一下阳泉酒家的各位厨师伙计们吃好她的菜后的反应……似乎颇为惨烈,严重影响了下午阳泉酒家出菜的效率。

当时众人还纷纷要求她切腹谢罪来着。

真是没人性。

没有同事爱。

这么想着,转过视线却见阿飞不动声色地看着食盒里的那盘炒青菜。用手指敲了敲桌面,阿飞忽然问道,“你就带了这一盘菜?”

“是啊。”

阿谁老大不客气地坐下,然后抽出筷筒里的筷子就吃了桌上的几道凉菜——反正已经闹翻了,又有阿飞买单,不吃白不吃。

“你确定?”

阿飞追问道。

“是啊!我确定!我……”

吃了一半海藻丝的阿谁忽然懵了一下,然后任由海藻丝挂在嘴角,呆呆地看着面前的阿飞。

说起来……还真有一样东西,不过,在她的口袋里。这东西……吃多了会死人的吧……

“好了q天这会儿我也不做生意了!这么多老顾客和街坊邻居都在这里,你们也花了不少时间,决定是谁来挑战我们这儿的招牌菜了么?”

老板一身霸气侧漏,看着阿谁他们。

“还用看么?!当然是我了!”

解师傅当先一步就站了出来,站出来后还悄悄回头看了一眼阿谁,接着咳嗽了一声,然后将自己的胸脯拍得“砰砰——”直响。

他……没吃药?

很快,人群聚拢中,鸀茶馆的厨师就将一盘食物给端上了桌。老板笑了笑,然后亲自打开了餐盖。

它没有发光,也没有发热,这道菜非常普通,没有任何的特技效果,可是却硬生生将阿谁吓得从凳子行跳了起来,因为——

“本店镇店之宝——特制烧烤知了!请用吧!”

说完,老板抱胸,一脸骄傲。

这有什么好骄傲的啊!吃虫啊!这可是活生生的虫啊!这烧烤的技术也太好了吧!连形状都看得清清楚楚啊!

“啪嗒——”一声,原本还在那边秀肌肉的解师傅顿时将手中的钢棍给掉地上了。

“先用姜、八角、丁香、桂皮等将知了腌制,待两个小时过后取出,放入烤炉中熏烤,为了使得口感更好,烧烤过后我们还在温油中酥炸一些时间,最后淋上我们店的特制酱料。”

老板继续道,“这可是难得的营养菜式,一般人我还舍不得舀出来招待呢。”

解师傅&阿谁:“……”

“怎么了?这就吃吧,冷了味道就不好了。”

老板笑得越发欢腾了。

阿谁连忙抬头,就见解师傅浑身僵硬,渀佛面对的不是一道菜,而是一个怪兽,可惜他不是凹凸曼。

“的确,知了有非常高的蛋白质。”

在阿谁和解师傅都无语问苍天的时候,阿飞开口了——话说他是在安慰和鼓励解师傅么?

“不过,这道菜最关键的地方不是知了本身,而是这个特制酱吧?”

“哦?你看出来了?”

这回老板是真的笑了,是的,发自真心的邪笑,“不错啊。其实在广东有很多人都是吃知了的,这没什么大不了,但是他们都吃不下我们家的知了料理。就是因为我们家的酱。”

什……什么?!

知了还不是重点!!!知了绝对是重点啊喂!!!比知了还重点的酱什么的……要逆天了么!!!

“解师傅,要不这钱我先帮你垫着,我们还是赶紧跑路了吧……你们准备得也太不充分了,战前策略太疏忽了!”

阿谁一边指责,一边拉着解师傅向后退。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跟着阿飞来吃饭的啊,我什么都没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