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觉得……我们是不是也该捂一捂脸?”

当凯由的冰雕映入众人眼帘的时候,解师傅无力扶额道。

于是阿福和小易也保持了同一角度和频率的扶额动作,并有将整张脸都给挡住的趋势。

不过很快,所有人都收起了议论纷纷的小声音,眼睛都直直地盯着场上的变化。

是的,变化。

火焰升起!冰水融化¥起千层云雾缭绕……隐隐约约竟然有清新的蔬菜香味扑面而来……带着暖融融的温热气息……

出现了!

真的出现了!锅子里面出现龙啦!

这不是传说!不是传说!再重复一遍!这真的不是传说!一条银白色的龙真的从凯由的锅子里升腾而起!

它面带微笑,眼角微翘,胡须迷人性感!

真是够了!难道它要说明它是条母龙么?!我摔!

阿谁目瞪口呆地看着前面——即使这道火锅料理有多么的震撼人心,她也不觉得有什么了。因为她现在满心都觉得瑟瑟发抖。

因为从她的这个角度正好能够看见凯由面无表情的脸。

他就那样将那块冰雕给亲手融化了。

动作毫不拖泥带水。

然后他回头看了她一眼,笑了。

“如果有谁从我手里抢走了什么东西,那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这就是我的生存之道。”

她想起来了,曾经凯由这样和她说过。

而她只闷闷地回答了一句——“你真邪恶。”

然后他就像今天这样回头对着阿谁笑。

笑得阿谁真的很想用鸡蛋灌饼糊他一脸!

“这是什么火锅?”

评审员们吃得虎躯一阵,纷纷拍案而起,那个表情壮烈得渀佛下一刻就要登极乐了。

“如各位大人所见,是无汤火锅。我没有用任何的肉骨类高汤,而是用纯净的山泉水冻成的冰水在一瞬间的燃烧铺满锅底,然后再涮上各种时鲜的蔬菜和菌类,再配上特质的酱料,这才是真正最纯正的火锅!”

凯由从容不迫地答道。

这……难道是所谓的……健康锅?

阿谁望了一眼菊下楼的方向,就见各位厨师大师们一脸凝重——说明他们也暗地里很看好凯由的这道火锅料理吧?

也是……谁会想到堂堂黑暗料理界的前任**oss会做出健康锅来?他们不是对地沟油和三聚氰胺这种情有独钟么?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时代在变化。做菜也是要紧跟潮流的。

“阿谁,你不要光看了,快点动手吧。你不会想成为最后一个吧?”

嘟嘟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凯由,再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的阿谁,觉得在这种节骨眼儿上,他们俩之间的关系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阿谁做出来的料理。

“嘟嘟……”

“什么?”

“我好像想起来一些事情了。但都是一些很糟糕的事情,怎么办?”

看着渐渐有些煮沸的牛骨番茄汤底,阿谁有些呆呆地问道。

良久,身旁没有声音。

嗯?

阿谁疑惑地转过身想要寻找嘟嘟的身影,然后一看之下——

“小当家小当家!阿谁居然说她好像恢复了记忆了!怎么办?!她不会意识到我们在压榨她劳动力然后拍拍屁股就走人吧?!我们得想办法拦住她!”

……我是失忆,不是智障好吧。压榨我劳动力这件事情,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嘟嘟见小当家没反应,紧接着扯住阿飞的袖子——“阿飞!我知道阿谁其实最怕你了!你过说说,她肯定能就范!”

阿谁:“……”

然而出乎意料的,阿谁的料理老师兰飞鸿同志居然真的转过视线看了看她,然后缓缓朝她走了过来。

阿谁一时间有些懵,于是只能呆呆地抬头望他。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