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谁呆愣地往四周张望了很久以后才发现那两人问的是自己。

不过,即使是这样,她也不愿意回答。

因为她真的不想承认,她刚才有一瞬间的确气火攻心了——生气的对象不是那个阿姨,而是自己。

所以这就更加不能出声了。

“……不想说?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

凯由显然不是那种被导演随便崩掉的角色,想崩他是要有一定实力的。所以他越发有恃无恐,微微笑着的脸上写满了“我是土豪我怕谁”的标语,引来一众围观人群的崇拜之声。

至于这些人是不是被请来的群众演员有待商权。

而身为当事人的另一方,在凯由说着这邪的时候,阿谁却已经蹲在了地上,然后将那支还剩下一些破碎桃花瓣的树枝给揣在手里,丝毫没有理会他。

“这个臭丫头……”

某阿姨都快要忍不住上前踹她一脚了,却被阿飞等人的身影给挡住了道路。

“不要惹事了,明天还有一战呢。你今天受委屈的份,明天让阿皓给你找回来吧。”

凯由说完,他身后的一个大汉就呲牙咧嘴起来,模样甚萌。

阿谁就这样保持着蹲在地上的礀态,一直到凯由他们远的时候她还是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手上的那些破碎的花瓣。

“喂,你傻啦?”

解师傅第一个走过,有些担心地问道。

“你才傻了呢。”

阿谁拍了拍身上的衣服,站了起来,接着忽然笑了起来,“解师傅解师傅!你之前说要给我重新摘一支的!来!勇敢的少年哟!上吧!”

“少年?解师傅算少年?”

嘟嘟也跟了过来一起下山,顺便问了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

阿谁:“嘘,你轻一点,别被他听见了。”

解师傅:“……”

而在后面跟着的几个男人就这样看着他们胡闹。

雷恩很快走到了阿飞身边,“你……是不是有点太护着她了?”

阿飞的脚步忽然顿住,回头不解道,“谁?”

雷恩微微诧异地看了阿飞一眼,“你不知道我说的是谁?”

傍晚的夕阳很快就沉了下。

“我不知道。”

说完,阿飞便独自一人走到了前面。

而走回小屋子的阿谁觉得自己快饿疯了——她可是陪着他们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啊!躲过了x激光料理,又扑倒了火山喷发的南瓜粥,最后英勇抢过了通往第二关的大旗!她带着无数被击倒战士的尸骸,带着对党无限的信念,重新站在了这里!

所以说,不好好补偿自己一下怎么可以呢?!

“再来一碗!”——狼吞虎咽的阿谁。

“我说……姑娘家大晚上吃这么多不太好吧?”

解师傅看不下了。就连平时咋咋呼呼的嘟嘟也没这么个吃法啊——你是爷们么喂?!

阿谁一听,不干了——“这能怪谁?!还不都怪你们!”

“什么?”

“谁让你们把饭做这么好吃的?!我好久都没吃到这么好吃的红烧肉了……不……它不仅仅是一道红烧肉,它还是所有一个月没有吃肉人的希望之所在,生命光辉之所在……”

众人:“……”

“我吃饱了。”——解师傅。

“为什么?”——继续奋斗在前线的阿谁。

“看你吃我就饱了啊!”——咆哮的解师傅。

“……”——阿谁。

现在的这个小院子里早已经人楼空了,那对中年夫妇早已不在,所以才给了小当家他们这些家庭主男发挥的好空间。

但同时也说明了一件事——那对中年夫妇果然是有问题的。

而且——阿谁看着自己手里这张被悄悄塞在自己枕头底下纸条,上书:“小人已尽力,还请大人再接再厉”。

……她可以骂人么?不可以?真的不可以?!

压抑着想把这纸条变成粉末的冲动,阿谁终于知道为什么黑暗料理界落魄成现在这样了!就是因为有他们这群脑残非主流啊!智商是被狗吃了么!

如果是她,绝对不会只在一个人的料理里放那个酱料的,而是将所有除了菊下楼之外的人全部一个个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