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谁觉得自己的神经在不断挑战着极限。

她淡定了。

真的淡定了——不就是会喷火嘛,说不定阿福叔叔做出来的粥还能飙水呢。嗯,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所以当阿福将代表着菊下楼的那碗神圣的粥端上的时候,阿谁淡定得不得了。和身旁的一干人一样,已经修炼了究极装逼之术——面瘫脸。

是的,此时身为菊下楼掌厨人的小当家也正满脸面无表情地盯着场中央,渀佛那里站着的不是阿福,而是全、裸状态的凯由。

“下一位,菊下楼!”

随着侍卫的一声唱喊,全体人的脑袋都转了过来。不得不说,菊下楼的影响力之大,已经深深破坏了无数人的脑神经,并且植入了诸如“菊下楼无敌”、“传说中的□、丝菊下楼”、“君不见菊下楼中多少厨师英魂埋葬其下”、“菊下楼,杀人越货抢劫良舍的必备武器”等等。

阿谁觉得,在现场的阿福一定压力很大。

“嗯?粉红色的粥……我倒是第一次见。”

随时人员掀开砂锅的盖子,评审员们纷纷忍不住探出脑袋望了过,只见那碗米粥居然散发出清香扑鼻的味道,并且……居然是粉红色的?!

“噢——”人群意义不明地惊呼。

“是甜粥?”

李提督问了一声。

“是的,大人。我用了桃花的花瓣。”阿福抱拳道。

“噢——”人群又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惊呼。

“哟,想不到你们家的阿福叔叔年纪虽大,花样倒还不少啊,不错啊!这都能被他想出来,看样子平时都藏着几手呢!”

解师傅一看阿福的架势就笑着调侃了几句小当家。

小当家随即也微笑了一下,“阿福叔叔可是在妈妈当家作主的时候就已经在菊下楼里了,他是看着我和姐姐长大的,是现在菊下楼里最有资历的老厨师了。平时不出手是因为姐姐怕他年纪大了,做事不方便,不过手艺还在呢!”

“阿福叔好样的!”

嘟嘟在一旁笑眯眯地对着阿福挥手道。

而同样的,阿谁也举起手向场中间正满脸严肃但表情有崩溃迹象的阿福挥舞道——“阿福叔叔,记得回的路上还我桃花!就这么说定了!”

“……”——满脸抽搐的阿福。

“桃花不是阿福的?是你的?”

解师傅闻言回头问着阿谁。

“是啊,我本来还想带回的呢。”

说着,阿谁微微有些遗憾道。

“是嘛……”解师傅看了阿谁一眼,然后将头转向别的地方,过了一会儿才道,“你这么想要,那回的时候我再蘣你摘几朵就是了。”

阿谁立刻将眼睛瞪得大大的——“真的?!”

好人!

解师傅才是那个绝世好人啊!

“当然是真的啦!我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

说着,他还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你们……安静一点。”冷不丁的,一旁的阿飞再次开口了。但下一秒似乎有些惊诧于自己的言行,于是看了阿谁和解师傅一眼,皱了皱眉又不做声了。

阿谁:“他又怎么了?”

解师傅:“不知道啊。一个月总有那么三十天……”

不过阿谁很快就甩了甩脑袋——她现在的注意力要全部集中在阿福身上。虽说想要让菊下楼不通过第一轮还挺难的,但是如果通过的时候搞的噱头令各位观众不满意,他们是要奋起的啊!

所以说,噱头很重要——你可以不发光,但是绝对不可以不发亮!

他们尝了。

在评审员们吞下那口粥的时候,阿谁都觉得自己的喉头紧了紧。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