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的超级宫保鸡丁着实引起了一阵子的话题性。

终于,大叔大婶们在嗑瓜子的同时有了足够的谈资了!真是可喜可贺!而阿谁的知名度也一下子跟着水涨船高了。

根据事实研究发现,即使是事后小当家让阿谁烧了不少菜肴,阿谁做出来的菜也仅仅只是能够入口的程度而已。

小当家、解师傅以及雷恩一干人尝后纷纷摇头叹气,一脸“还以为挖到宝了原来仍是绣花枕头太让我失望了这个坑爹的世界”的表情。

阿谁对此颇觉无趣,于是拎着自己的酱油罐子就走了出。

算了……看样子他们谁也没有关心过到底是谁对她的酱汁动了手脚……这群连做菜也要浪费光能源的败家厨师果然不够看!

“她……是不是有些生气了?”

解师傅看着阿谁的背影喃喃道。

“根本就是!”

自从嘟嘟的舌头恢复了原状后,她就时常保持血泪状,看得一干人等纷纷同情流泪。此时她正翻翻白眼,厉声道,“我说!你们是不是都忘了这场奇怪的踢馆是怎么来的?”

“菊下楼生意太好?”

“基友太多?”

“解师傅看上比较欠抽?”

“……”

“都不是啊!你们的脑子都长到屁股上了嘛?!”

“我说嘟嘟……姑娘家别说话这么粗鲁行嘛……”

不理会一旁嘟嘟和解师傅等人的群雄激战,小当家坚信以嘟嘟的实力绝对能撂倒在场所有人,于是他和雷恩还有阿飞便交换了几个眼色,皱眉轻声道——“这件事很奇怪……”

“不仅是奇怪吧……菊下楼里不可能会有黑暗料理界的余党。我很确信黑暗料理的确是已经被我们联手打败了。”

雷恩双手握拳撑住下巴。

“阿飞你也这么想?”像是为了抓住剩下的一些希望一般,小当家立刻盯住神游天外的阿飞。

阿飞没有立刻说话,只是回想着自己和阿谁在后厨房里单独相处时候的场景——很自然,没有破绽,和普通不知世事的女孩子一样。

是演技太好?还是她真的失忆了?

不过有一点还是确定的——“我支持雷恩的观点……几乎没有其他的可能性了。”

“也就是说……你们都觉得这件事是阿谁故意弄成这样的……而她,也的确瞒着我们。”

什么是区别待遇?

阿谁落寞地坐在自己的小工房里,眼巴巴地看着对面阿飞等人一人一间的客房,顿时觉得悲从中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勾搭富二代很重要!

天色已然很暗了,但是阿谁还是紧巴巴地只在房里点了一支蜡烛,然后看着那支蜡烛发呆。

算了……要不自己还是搬出卖卖鸡蛋灌饼吧。一天卖五百个,等赚多了钱再租个小店面请个善良老实的小伙子当徒弟,等有了足够的资金就找人加盟连锁店,有了第一桶金以后再进行房地产商业投资,最终走上脱贫致富、福布斯第一富豪的光荣道路!

这个可以有!绝对可以有啊!

正这么想着,房间里的蜡烛最终还是燃尽了它最后一点的尸体……

而在这诡异的寂静中,阿谁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喂喂喂,为什么除了自己的呼吸,她好像还能听见因为突然磕了碰了而引起的“哎呀、我”等等的杂音?

阿谁一下子浑身僵硬——有……有小偷?

糟了!现在后院里只有她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女人!她真的不是春哥,没有强大的粉丝团来帮忙灭贼啊!

黑暗中,就连听觉也越来越灵敏……阿谁甚至能听见逐渐接近的脚步声——是男人的脚步声。沉重、猥琐、有多年宅在家里而显得深一脚浅一脚的大叔气息……

要叫人么?还是等血槽空了以后原地复活?如果到时候还是没钱买装备怎么办?还不是要死?!

所以说勾搭富二代真的很重要啦!!

就在阿谁觉得自己快要窒息而想要大喊三声“阿飞同志飞来”的时候,只见眼前两个黑影猛地对着她来了一个夸张而惊悚的猛虎落地式!

“大人!我们来晚了!让您受罪了!”

……啊?

“大人!您不要担心!等我们骗过了那群自以为是的特级厨师们,看我不一个小指头捏死他们!到时候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哦嚯嚯……”

……您的小指头真粗。

“大人?您怎么了大人?大人你倒是说句话啊q天你在大堂里的英勇身礀实在让我们兄弟两个佩服得五体投地啊!不愧是大人!”

话说……我好像知道你们是谁了……

眼睛逐渐熟悉黑暗。

夜幕里的人影也终于掩映出原来的身礀。视线所到处只见白天的那两个非主流兄弟现在正屈膝跪在她眼前,双眼呈莫名崇拜的星星状。

“你们……”

一见他俩的痴呆脸,阿谁有一瞬间以为他们是来报仇雪恨的。于是想说“你们别来找我报仇我是无辜的都怪那个冷菜师傅都是他逼我对付你们的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只听其中一人激动道——

“我们是阿大和阿二啊!当初如果不是大人您捡到我们赏我们饭吃,现在我们兄弟两个就已经饿死街头了!”

“我……”

“大人您不用紧张,现在那群自以为是的家伙都在前院,我保证万无一失。这几天以来您假装路人混进菊下楼真是煞费苦心了,不愧是大人啊!有手段!”

“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