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说呢?在正常世界里,一般当主角决定杀死全部脑细胞用来思考某个关键性问题时,那个经过深思熟虑后的答案就是正确答案!

是的!那是普通世界。

可是,现在的问题是——这个世界根本和地球不在同一个cctv!!

“答对了一半。”

阿飞转身的同时这样说道。

什么?!这样究极无敌的答案还不对?!

阿谁赶忙上,然后微微鼓了鼓腮帮子,用食指小心地戳了戳阿飞的胳膊,“喂,那你说除了鸡蛋还有什么?”

“鸡蛋是做不出肉的味道的。”

……不,是有可能的。在你们这个无所不能的世界里,让炒鸡蛋做出鸡丁的味道是有可能的!

阿谁真的这么坚信着。

然而冷菜师傅阿飞居然就这么无情地打断了她的美好幻想。

“知道为什么别的肉比不上鸡肉么?”

似乎对于外面的情况一点儿也不着急——啊,不对,他的确不会着急,反正拆的不是他家店铺,打的不是他的脸。

面对阿飞一脸“你敢胡说我就抽死你”的淡定脸,阿谁一脸正义凛然道,“鸡肉富含充足的蛋白质、淀粉、非转基因!是新时代人类进化、变身的最好伴侣!有了鸡肉,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健康问题啦!”

“……”

阿飞眯了眯眼,又眯了眯眼,然后一脸极力忍耐的样子将伸出的手缓缓放下。

“好吧。其实是因为鸡肉比较嫩对吧?”

阿谁抱着脑袋一脸委屈道。

“嗯。”

阿飞看了她一脸,脸色终于恢复成白里透红的样子,而不是之前一脸想拉又拉不出的样子。

“所以……”

这回阿谁学聪明了,在阿飞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就自动接了下,“所以,其实方法很简单,只要将其他的肉做出肌肉独有的嫩滑就可以了。”

阿飞转过头看着她。此刻阿谁靠在他边上,离他有些距离,似乎是刚才的那些行为对她造成了一些心理上不自觉的防范。

于是他向前了一步。

然后如所意料的一般,果然见阿谁不自觉地往旁边了一步。

“那辣呢?”

“辣啊……”

阿谁应了一声,却没有立刻答话,因为她正在进行剧烈的脑部活动——辣?这还用问?这里是哪里?这里可是四川?四川最不缺的是什么?那就是辣椒?你以为没有辣椒制成的辣酱就能逼死发光料理了?

不!还是太天真了……

“这个问题……辣一般是和烫在一起的吧?也就是说没有烫,那辣也不算够劲,而即使有了烫,没有辣也尝不出滋味……”

阿谁一边说一边偷偷看着阿飞的表情。

但是她失败了,因为阿飞的面瘫功力也非常深厚。

就在她有些泄气的时候,不想眼角间竟然瞥见他微微挑了嘴角,云淡风轻,“你果然很有天分。那从现在开始就舀出你蛋饼的干劲来吧。我会在旁监督和纠正你的。”

她根本不想要什么做菜的天分啊喂……

“怎么回事?菊下楼外面和里面怎么围了这么多人啊?”

走在回程的路上,牵着两匹驮着食材的高头大马,嘟嘟却仍是很难闲着,顺途又搜刮了不少好吃的零嘴。此时正走在最前面。

所以她也是三人中间最早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的人。

“怎么了?”

小当家闻言也走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