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高手过招(1/1)

半个多小时后,贾东明从书房里走了出来,他面色阴沉,换了身衣服,然后便急匆匆的出了家门,叫上司机,驱车直奔胡湾水库方向而去。

水库管理所所长本来是打算去市里办事,可刚一出门,便远远的看见一台阿尔法商务车疾驶而来,便驻足观望,可当他看清楚车辆的牌照之后,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快步迎了过去。

贾东明降下车窗,冷冷的问所长道:“老邱在岛上吧?”

“在,这段日子,邱副市长白天都在岛上。”所长连忙应道。

“在岛上都干些什么呀?”

“不干什么,偶尔有几个朋友,其他就是看书喝茶和钓鱼。”所长回道。

贾东明点了点头,说道“走吧,送我过去。”说完,打开车门,迈步下车,到背着手,朝小码头走去。

所长不敢怠慢,一路小跑的直奔快艇,发动之后,又跳上码头,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贾东明登艇,安顿坐好之后,这才驾驶快艇,朝湖心岛驶去。

贾东明全程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直到上了岛,那张惨白的脸上才算是露出了一丝笑容,说了句辛苦了,然后便自顾自的朝*深处走去。

在翠溪山别墅落成之前,每逢盛夏,贾东明便都登岛避暑,曾经有一段日子,甚至打算在岛上大兴土木,但因为种种原因最终才放弃了,所以,他对湖心岛非常熟悉。

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瞭望台和小木屋便映入了眼帘。

邱明良坐在树荫下的躺椅上看书,听到了脚步声,也不抬头,仿佛跟什么都发生过似的。

贾东明见不远处还有个钓鱼用的小马扎,便拉过来,在邱明良身边坐下,也不说什么,只是笑眯眯的盯着他。

邱明良则专心致志的看书,两人就这么僵持着,足足过了五分钟,贾东明这才说道:“天天研究佛学,可这佛到底是啥呢?”

“佛是悟性。”邱明良眼皮都没撩一下,淡淡的道。

贾东明嘿嘿一笑:“那完了,看来我是与佛无缘了。”

“是的,你是要下地狱的,注定与佛无缘。”邱明良冷冷的说道。

贾东明歪着头想了想:“下地狱有什么不好,佛不是说过嘛,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听闻此言,邱明良缓缓的将书放下,直勾勾的盯着身边的贾东明,良久,突然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恭喜你,答对了!”

两个人再度陷入沉默,只是互相对视着。半晌,贾东明率先收回了目光,微笑着道:“老邱啊,你是真会享福啊。”

邱明良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像是自言自语的道:“所谓无官一身轻,我拼了几十年,也该享受享受生活了。对了,你专程而来,有何贵干呀?”

贾东明把身子往前略微倾斜了下,笑着说道:“我能有狗屁贵干,闲着没事,找你聊天呗。”

邱明良斜了他一眼:“你可别扯犊子了,贾二哥还能闲着没事?再说,你的家里,从来都是高朋满座呀,达官显贵,黑白两道,包括某某退休的高官都是座上宾,想聊天,还不有得是人嘛,何必跑到这个孤岛上,搭理我这么个落魄的主儿呢?”

贾东明眼珠转了转:“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嘛,聊天必须得是志同道合的,才能聊到一起呀......”

“停!”不待贾东明的话说完,邱明良便直接打断了:“咱俩志不同道不合,你还是忽悠陈国秀去吧,这套业务,在我这儿不好使。”

贾东明微微皱了下眉头,但还是硬挤出了一丝笑容:“是啊,咱们之间不用忽悠,完全可以直接捞干的说。”

邱明良歪着脑袋,微笑着道:“好吧,那我就看看,你这话里,到底有什么干货!”

贾东明轻轻叹了口气,有些感慨的道:“老邱啊,一晃快三十年了,咱们哥俩分分合合的,虽然闹过些矛盾,但总体而言,合作的还是很愉快的,这一点,你不否认吧?”

邱明良淡淡一笑:“还说不忽悠,可你这一张嘴,就他娘的全是忽悠,我是政府官员,你是混社会的,哦不对,这么说欠妥当,你现在应该是商界精英,咱们之间根本不存在什么合作关系,如果真要合作了,那问题就大了,你可别给我下套儿,这不是闹着玩的,刚丢了官,难道还想要我的命吗?。”

这句话说得义正言辞、掷地有声,噎得贾东明一个劲儿翻白眼。

其实,他们俩之间的关系相当微妙,还真就不是互相勾结,大搞权钱交易那种,除了最初起步阶段,贾东明发挥了明显作用之外,在剩下的仕途之中,邱明良的步步升迁,几乎都是靠着自身的实力,与贾东明没太大关系。

而且,大权在握后的邱明良,还有意与贾东明保持了相当的距离,两人的交往完全被控制在合情合理的范围之内,属于一切尽在不言中的默契。

邱明良更痴迷追逐权力,他喜欢那种一呼百应、号令天下的感觉,而对于通过权力攫取更多的财富,兴趣却明显要小得多,即便需要钱,也绝不接受贾东明的任何馈赠,哪怕是与贾东明有关的,都会被他拒之门外。

不仅如此,他还经常告诫杨龚和霍雨田等亲信,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能见钱眼开,有些钱,是绝对不能要的,一旦拿了,是会赔上性命的。

这也是贾东明最头疼的。

多年以来,他曾经把无数人拉下过水,但唯独与他关系最铁的邱明良却始终在岸上,都说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鞋,可邱明良真就做到了,或者说,即便鞋湿了,也跟贾东明的这汪水没多大关系。

所以说,他能让杨昊天像条狗似的,跪在面前摇尾乞怜,而邱明良却永远可以挺直腰杆。

沉吟良久,他苦笑着道:“老邱啊,咱哥俩之间,可能存在一些误会,我此番过来,就是想把这些误会解开,所谓衣不如新,人不如故,真要办起事来,还得是老朋友靠谱,再说,你我之间,还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呢?”

“我们之间是误会吗?”邱明良冷冷的道:“刘远军自杀了,杨惠南被你勒死了,我也下台了,你觉得这么多事,用一句误会能解释得了吗?”

贾东明的脸色愈发阴沉,冷冷的说道:“话不能这么说,如果不是你想借郭辉的手干掉我,能出这些事吗?”

邱明良忽的一声站了起来,正色说道:“贾二棍子,你说话可要负责任,郭辉是公安部门通缉多年的悍匪,怎么可能跟我扯上关系呢?你拿得出来有说服力的证据嘛?再说,当年是你枪杀了郭老大,才导致郭辉对你恨之入骨,你们之间狗咬狗的这些破事,跟老子有什么关系?”

贾东明也把脸一沉:“老邱,我今天带着十二分诚意来的,你要总是这个态度,那就没必要谈下去了。”

邱明良轻蔑的一笑,重新将那本佛经抄了起来,往躺椅上一坐,淡淡的说道:“慢走,不送。”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