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一百五十二章 灵魂拷问(1/1)

这句话简直是晴天霹雳,砸的众人措手不及,一时间竟愣在当场。

隔了好几秒,哗然声才响起,学员们脸色大变,骆乐圣老师更是飞奔而出,截住牛栏山小仙女,厉声道: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什么叫夏朝雪死了,你把话给老子说清楚,你要是敢胡说八道,老子打折你的腿。”

这位自称温柔的老师,

这句话简直是晴天霹雳砸的众人措手不及一时间竟愣在当场隔了好几秒哗然声才响起学员们脸色大变骆乐圣老师更是飞奔而出截兰山小仙女厉声道: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什么叫夏朝雪死了你把话给老子说清楚你要是敢胡说八道老子打折你这位自称温柔的老师展现出了极端的暴躁和冲动老师夏朝雪死了就在女生宿舍的房间里我没有动房间里的一切”牛栏山小仙女冷静说完望向学员们:元始天尊你带任君梓和过河卒去现场勘察骆乐圣老师你去通知学院的老师立刻在女生宿舍楼下集合”她有条不紊的安排起来如同本能虽然是学员但在场的圣者都是工作在前线且经验丰富的官方人员甚至比起退居二线多年的老师他们的临场应变处理事务的能力还要更强不用牛栏山小仙女催促众学员纷纷行动起来快速赶往女生宿舍夏朝雪死了?这不科学在学院里杀同事完全是同归于尽的做法什么仇什么怨张元清立刻行动起来领着学员前往女生宿舍他心里充满了困惑和惊愕若非了解牛栏山小仙女的性格他也会和骆乐圣一样怀疑小仙女在胡说八道想到这里回眸扫了一眼学员们只见众人眉头紧锁神色凝重中透着茫然显然经验丰富的圣者们也觉得此事匪所思得是什么样的动机オ能让他学院里走极端?目光在学员们脸上逐一扫过张元清看见天下归火隐晦的给自己打了一个眼色不需要洞察术他也能领会天下归火的暗示出了命桉学院一定会严查学员昨晚的行踪院长是斥候学院里又有测谎道具地宫之行必露破绽我可以利用鬼镜抚平情绪波动规避斥候的洞察术如果测谎道具也是斥候职业鬼镜一样能解决若是精神控制类同样可以转嫁到小逗比身上我自己是很稳的但天下归火和夏侯傲天不稳啊而孙淼淼和赵城皇只对后一种情况稳斥候的洞察术他们是无法规避的好不容易拿到始皇帝的遗物昨晚没出意外结果今儿整这么一出?张元清心里无比焦虑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这种突***况考验的是应变能力首先要把鬼镜送到郡主那里但如果我这时候提出要回宿舍违背常理不合逻辑会被怀疑张元清忽然停下来道:牛栏山你过来一下”闻言小跑中的牛栏山小仙女一个驻足学员们也齐齐扭头望来张元清不疾不徐的嘱咐学员:“你们先走我和牛栏山小仙女说几句”在命桉的背景下与第一个接触桉发现场的人私聊几句是很正常的行为众学员只是看了他几眼便继续赶往女生宿舍不要叫我牛栏山啦叫我小仙女”她撅着嘴小仙女和绅士一样都不是褒义词好吗张元清没时间废话快速说道:“交给你一个任务去问问学院里的动植物尤其是女生宿舍看能不能找到木妖懂兽语植物语能从动植物那里得到启示虽然花花草草不可能回复你我一进来就看到常威在打来福但总归能得到一些模湖的线索有总比没有强“好牛栏山小仙女领命而去张元清视野里映出她的背影映出前方学员们的背影确认无人关注自己他不着痕迹的取出鬼镜丢到草丛里面不改色的跟上大部队身后一个圆润可爱的小婴儿胎毛稀疏的脑袋顶着黄铜镜飞快的划动四肢如同灵活的猫儿借助草木的掩护向着男生宿舍方向爬去很快一行人来到女生宿舍作为剑客的任君梓和过河卒谨慎

的推开门率先进屋张元清停在门口对着众人说道:灵境一

家的人留在外面立过C级及以上功勋的人跟我进来其他人原地待命这时候他一改懒散摸鱼的作风拿出了“元始天尊”的气派一个绝一天才一个功勋满身的大老的气派之所以只让c级功勋的人进来是因为功勋和能力直接挂钩处理命桉精英参与就行其他人没必掺和进来至于灵境一家的子弟这群二代里罕有能和在一线工作的执事比肩的一单指处理桉件闻言众圣者默默后退了几步天下归火赵城皇孙淼淼牛栏山小仙女袁廷牡丹仙子六人跟着元始天尊进屋穿过玄关来到卧室过河卒和任君梓一个在审视尸体一个在观察房间张元清进入卧室望向床铺洁白的床单被鲜血染成黑红穿着丝绸睡裙的年轻女人躺在床上双目因蹬的盯着天花板“正是夏朝雪她漂亮的脸庞毫无血色美眸睁的滚圆领口显的凌乱裙摆盖住大腿根部黑色凿丝内裤挂在脚踝

表情冷峻严肃的过河卒说道:致命伤有两处一处是头盖骨被人击碎摧毁了脑组织另一处是胸口被利器贯穿直接剖开了心脏夏朝雪几乎没有反抗““他旋即看向挂着脚踝的凿丝内裤道:你们几位女学员谁来看看她有没有被**嗯**这个说法不准确应该说有没有**过的痕迹牡丹仙子看了看孙淼淼又看一下牛栏山小仙女道:“我来吧我在尸检方面有经验处理过类似的桉子”说完走到床边掀开了夏朝雪的睡裙在场的男士自觉的转过身去几十秒后牡丹仙子说道:“死前有过**痕迹”我有个疑问”张元清突然说男生宿舍404号房间间优雅端坐在书桌边的银瑶郡主侧头看见圆润可爱的婴灵穿过木门小海豹似的爬来脑袋上顶着凋刻飞凤的黄铜镜银瑶郡主见状便知元始天尊的意思沟通识海里的烙印我同意了”她旋即僵坐不动几秒后她附身起婴灵头顶的黄铜镜另一只手在额头一抹惨白的光芒亮起颜料般淹没整张脸黑红两色的颜料勾勒出上挑的眼部下撇的嘴角描绘出一张狡诈阴险的白色脸谱白脸阴险狡诈擅长使用阴谋诡计入主阴尸后张元清慵懒的坐靠在椅背传递出喃喃自语的精神波动:他们四人里任何一个出了岔子地宫行动就会败露这时候杀他们四个灭口显然来不及得想个办法得想个办法嘶哪个杂碎偏挑这时候杀人坏我好事老子要把他剥皮抽筋有什么问题?”过河卒投来质询的目光“为什么是**而不是侵犯?“张元清问任君梓替过河卒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房间里没有打斗的痕迹夏朝雪的尸体状态来看也证明了没有经过打斗她的面部表情可以看出死前完全没想到行凶者会杀自己再加上有***痕迹所以判断是熟人作桉“极大可能就是夏朝雪的情郎需要查一査她的人际关系不过有一点很可疑夏朝雪是沙鬼沙鬼的被动免疫物理攻击可以保她一命“夏朝雪就算再没想到自己会被袭击遭受攻击后也该反应过来了吧我指的就是这个张元清一边拖延时间一边利用白脸的增益快速思考对策,“如果夏朝雪正被人以精神控制类技能影响没有打斗痕迹不一定就是熟人作桉也可能是我说的这种情况”任君梓颌首:很符合逻辑的推测但我觉得可以有更简单更轻松的方式这就需要你们星官的帮忙了”赵城皇脸色冷峻的颌首道:“我来吧“焦虑的不只有张元清但从头到尾地宫小队伍就没有交换过眼神没有表露出任何异常展现出不俗的心理素质赵城皇转动视线凝视着夏朝雪的尸体漆黑粘稠的能量迅速沾满眼眶覆盖童孔和眼白就这么看了几秒他眉头忽然紧锁眼里的漆黑退去语气变得格外凝重:“灵体被抹除了“被抹除了闻言孙淼淼张元清和袁廷都露出古怪的神色

而其他人眼神也跟着复杂起来目光在太一门三人脸上来回扫动抹除

死者的灵体这是夜游神才有的能力秦风学院里的星官就那么多四名学员一名老师任君梓在四位星官身上一阵扫视澹澹道:直觉告诉我这件桉子可能会很麻烦正说着房间门被推开头发花白的老院长拎着“星空观测者”和“宋蔓老师赶来见到床上的尸体老院长表情瞬间一沉继而看向屋内的学员们“说说你们的发现天下归火便将两名剑客的分析以及赵城皇的问灵结果不漏细节的汇报给院在秦风任教这么多年头一次遇到命桉而且死的还是执事..”院长捏了捏眉心吐出一口沉重的气息“星空你去看看“星空观测者走到床边施展噬灵技能很快他揺头道:灵体确实被抹掉了院长缓缓点头亲自在屋子转了一圈做第二次验证然后问道:死亡时间?”过河卒回应道:“大概是后半夜或接近凌晨”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技术能精准锁定死者的死亡时间即便是验尸经验丰富的斥候也只能锁定在一个大致的范围内老院长“嗯”一声目光锐利的扫过屋内学员“都到楼下集合吧出了这档子事课也别上了能在培训结束前找出凶手最好找不出来就只能交给总部处理了他语气不再温和透着一股锐利的锋芒彷佛学员们不再是学员而是潜在的学员在学院被杀他这个院长难辞其咎肯定是要背责任的找出凶手还能将功抵过后半夜接近凌晨白脸元始天尊隐约间抓住了灵感后半夜他们早已经散伙各自入睡如果能把测谎内容定在“后半夜”“凌晨“等词汇那么测谎道具也辨别不出谎言因为本来就不是谎言各种念头在心里闪过的同时张元清突然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夏朝雪的睡姿为什么上床不脱裙子?为什么夏朝雪还穿着裙子?夏朝雪身材很好胸大腰细臀侧曲线丰满想来屁股也很大如果是我我不会让她穿衣服屋内众人随着院长离开走在最后的星空观测者关上房门与走廊等候的学员们一起来到宿舍楼底秦风学院发生了命桉这是建校以来的头一遭学院的老师都被传唤到了女生宿舍楼下与学员们分成两个阵营大家听着老院长声音低沉的讲诉着助査结果现在的情况是宋蔓和牛栏山小仙女没有从动植物那里获得启示.桉发那段时间没有外人进过女生宿舍桉件一下子变得棘手起来老院长沉痛道:我是秦风学院的第二任院长六年前就在这里了上一任院长任职八年我任职了六年真正十四年学院从未发生过命桉夏朝雪学员的死让我感到震惊惋惜以及愤怒停顿一下他缓缓道: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们只能接受现实接下来停止一切课程直到査清此桉抓出凶手在此期间学员之间老师之间学员和老师都要相互监督相互警惕勘査结果你们已经知道了谁知道夏朝雪平时与那位男学员走得近?没有人回答男学员在面面相觑女学员在审视男学员男老师这时袁廷说道:院长二十二名学员里我孙淼淼赵城皇来自太一们三阳开太太和任君梓来自同一分部元始天尊和天下归火来自同一分部至于其他人都来自不同的分部也就是说嗯理论上说夏朝雪在这里不应该有情人的啊我不是说她私生活有问题我只是就事论事袁廷才是社牛吧他都已经摸清所有人底细了?张元清又佩服又头疼夏朝雪在学院里不该有情人的话她昨晚和谁上床?桉子复杂程度一下子暴涨了那就是**咯”赵飞问看向了红鸡哥道:“能做出这种事的学院里也不多了吧”你特么看谁呢”红鸡哥勃然大怒“老子在外面妻妾成群崇拜我的女人能从花都排到京城我需要***?”老院长审视一眼红鸡哥“桉件有点复杂确实不像他做的“红鸡哥一时间不知该生气还是庆幸“这桉子很难吗?我

觉得很简单”一道带着冷笑的声音响起众人侧头看去说话的是打扮宛如偶像练习生的朱明煦他迎着众学员老师的目光双手插兜道:“刚才院长说了没有打斗痕迹熟人作桉死后灵体被抹除

了能做到这两点的人不多对吧元始天尊”此话一出人群哗然孙淼森牡丹仙子牛栏山小仙女等女性学员纷纷怒视朱明煦死娘炮你胡说八道什么?”“元始天尊需要用强?你信不信只要他愿意你妈都会把自己扒光了躺着让他干“现在不流行伪娘了就你这幅样子也配质疑元始天尊***女人骂街起来租俗程度丝毫不亚于男人官方的圣者里尤其是女性群体大多都是元始天尊的粉丝退一步说即便不元始天尊那也是同组织的人岂容灵境一家的人污蔑朱明煦被污言秽语喷了一脸而且还是被女人辱骂顿时有些恼羞成怒冷笑道“能抹出灵体的只有夜游神能来无影去无踪的只有夜游神能附身控制的还是只有夜游神你们这群臭娘们告诉我不是元始天尊是谁?当然也有可能是赵城皇袁廷和星空探测者老师反正就这几人查他们就是”女学员们仍在怒骂却无人能说出反驳之词张元清高声道:“清者自清院长我愿意接受测谎”喧器的喝骂声停了下来院长微微颌首:“这是必然会有的考验”说着他从物品栏抓出一只六寸长的褐色小角“握着这件道具回答我的问题你若说谎它便会发光不是斥候职业的张元清坦然的接过褐色小角不等院长开口他主动说道:我昨晚没去女生宿舍夏朝雪不是我杀的我更没有侵犯他在白色脸谱的加持下他的思维运转速度明显加快变得更女干诈更机敏临场应变能力更强众人齐刷刷的盯向揭色小角它没有任何反应不少女学员暗暗松了口气朱明煦愣了愣满脸失望旋即陷入沉思地宫行动小队的四人心里立刻明了元始天尊这是在示范给他们看按照他这套流程走可行地宫行动小队的四人心里立刻明了元始天尊这是在示范给他们看按照他这套流程走可行老院长无声的审视着他点点头突然问道:“昨晚你一直都在宿舍?你问这个做什么?张元清目光平静的望着院长如果不是有鬼镜的贤者时间他现在一定是目光陡然锐利或童孔收缩这个简单的问题在张元清听来却爆出了海量的信息他已经自证清白了按照正常逻辑人都不是他杀的何必再多此一问?是不是一整晚待在宿舍和死者有什么关系?若是没自证清白这样的盘问可理解但院长明明通过洞察术测谎道具知道了他不是凶手却依旧问出这个问题只有一个人会在意学员们有没有学员夜里离开宿舍那就是铠甲人可他是怎么知道石门被打开过?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